您的位置: 伊宁信息网 > 健康

长河内外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剑拔弩张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7:11

长河内外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剑拔弩张

説到此,麻蓝源恒诡谲地笑了笑,继续道:“再加上纵便是西陲守军们得知了都城被本将军控制,他们也无法现在脱得开身回来解尔等之燃眉之急。因为西邻桑巴国只怕已在边界滋事,恐怕阵煦他们现在都自顾不暇了呢!再説了,西陲守军们即便是回来了,到时也不一定全听阵煦他们调遣,哈哈!”

麻蓝源恒正滔滔不绝之时,那麻蓝少右和麦多柴带着一帮人将波恩子、虚心士和木皆兵三人捆绑着推进了朝堂之上,三人之嘴亦被用棉布塞住,不得言语,只能抬眼看着皇上优耳瓦和方丞相及众位大人。之后三人又被推向了众位文武大臣一旁站立,与方阳隔堂相对。

麦多柴手里还拿着一幅竹简。优耳瓦一见,怒道:“麦多柴,好好的宫廷近卫督领你不做,偏要跟着这逆贼麻蓝源恒造反,你认为值吗?”

麦多柴亦哈哈大笑道:“皇上,在你还没有下令宣读我手里的这份禅位诏简之前,我还称你一声皇上,一会儿后,你就不再是本国皇上了。”

之后继续道:“值与不值全在我心中,我与麻蓝兄乃生死之交,只是不被人知晓罢了,要不麻蓝兄也不会将他的二公子少右暗中交由我照顾了。”

优耳瓦一听,説道:“当初朕本就有些怀疑他与麻蓝源恒有瓜葛,原来真是如此,朕原本以为纵便他们二人有什么瓜葛,自认为他二人是志不同,不相为谋,看来是朕高瞧他了。”

满朝文武见如此状况,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自处,都只在一旁默不作声。麻蓝源恒此时説道:“优耳瓦,你就下令宣诏禅位吧,免得多费口舌!”

麦多柴上前两步,正待要将禅位诏简递给优耳瓦过目加印,优耳瓦亦不示弱,斩钉截铁地説道:“麻蓝源恒,要朕禅位,禅位给你一个山野逆贼,简直是异想天开!”

麻蓝源恒胸有成竹地道:“你放心,用不着你来宣读,你只须下令在禅位诏简上加一个玉印即可,自有人宣读。”

方阳因有诸多不明,问道:“麻蓝源恒,你又是如何与桑巴国同出一气的?”麻蓝源恒笑道:“你个乳臭未干的毛xiǎo子丞相就不必多问了,听闻你与夏神仙和伊澜仙子们是好朋友,本皇上也不想难为你。”

继续道:“听説你有几分才气,本皇上也不想得罪了仙家们,如果你愿意,你还可以继续做国之丞相,阵煦还可以做他的大元帅,施华同样可以做他的大将军,大家同心协力,把国家治理好,你意下如何?”

方阳一听,蔑视地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也配谈把国家治理好?还要本丞相与你同流合污,那岂不是要滑天下之大稽吗?本丞相还不想让世人唾弃,让万代国人以本相为耻!”

其实麻蓝源恒言语中之所以要拉拢方阳、阵煦和施华,除了不想得罪仙家们,还不想得罪葵花派和兰花派

长河内外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剑拔弩张

他心中虽知方阳断然不肯屈服,但也不至于让他觉得自己没把葵花派和兰花派不放在眼里,以防两派人马号集各方不服之士齐攻自己,万一己方败下阵去,也能有保全自己一命之借口。但方阳之轻蔑言语,却将他气得五脏俱焚,説不上话来。

那麦多柴于一旁帮腔道:“方阳阁下,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既不肯同舟共济,就不要怪我兄长新皇上对阁下不客气了!”于是按事先与麻蓝源恒商议好的套路,大声发话道:“来人,先将优尔瓦拖下皇座!”

优耳尔亦大声发话道:“来人,将这帮逆贼拿下!”优耳瓦话音刚落,一时从朝堂后面冲出二三十个宫廷护卫,个个手持大刀,这些都是优耳瓦一年来新招募的有志武士,自是德才皆备。

朝堂内大门处是麻蓝源恒的十几个悍士和那什么四虎狼跟四五十个弓弩手,里边是优耳瓦的二三十个贴身护卫,朝堂外却被麻蓝源恒的绿林武士重重包围着。

麻蓝源恒的人见此情形,没有他们头领的第二次发话,个个又不敢轻举妄动,一场恶战似是要在此刻爆发,方阳气定神和地道:“麻蓝源恒,你就敢肯定你能胜得了我吗?”

见方阳説话如此气定神闲,麻蓝源恒先是一怵,毕竟他与众仙家交情甚密,不到万不得已,不想与他正面相冲,説道:“听闻你得伊澜仙子亲授,又听闻她并未传你多少法术,只传你些什么腾飞写字之术,但我们这里有四十五个弓弩手,你就敢肯定你能躲得过这众箭齐发吗?”

方阳一听笑道:“怕只怕你的那帮弓弩手还未开弓,你已被我先制服了,你就不怕你会死在我前面吗?”

麻蓝源恒听方阳説得如此胸有成竹,心里有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毕竟他受过伊澜仙子指diǎn武学,但也不能示弱,先在言语上杀杀他的锐气再説。

于是他道:“你先别口出狂言,本新皇上也是历经沙场,平生从未逢过对手,朕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再説了,皇宫外朕的兵士三万有余,城外还驻有一万,除非你能飞到天上去,否则在劫难逃!”

那四个什么“通天坼地四虎狼”是见识过伊澜出招之速度的,此刻不敢再轻发狂言,要是万一方阳也有伊澜仙子之出招速度,只怕自己就会命丧于此。

特别是那个老二鬼哭狼,因曾被伊澜一脚拍在后背上,在青峰寨里养了足足一个月才恢复过来,要不是伊澜当时脚下留情,恐怕他此刻早不能立在这里了。此时见方阳如此成竹在胸,他已有些腿脚发软起来,脸色也有些转青了,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麻蓝源恒虽口里如此这般地説着,却也不敢冒然先出手。而方阳,更是不愿冒然出手,毕竟皇上优耳瓦和众位朝中要员在此,如果万一让他们有哪一位受伤或罹难,那确实不是自己所愿的,只是双方就这样耗上去也不是办法,得想出一个两全之策方好。

吴忠治疗卵巢炎方法
吴忠治疗卵巢炎费用
吴忠治疗卵巢炎医院
吴忠治疗盆腔炎方法
吴忠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