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宁信息网 > 美食

追求超脱的旅途 第二十七章疯狂的任务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3:28

追求超脱的旅途 第二十七章疯狂的任务

看着她走出去,云落默默的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里。

真累啊……

一场战到鲜血流净的战斗下来,耗费的精力难以计数,

他是早上八点醒来,加上中途的那些事,他进入战场是接近九点,回来过了九点半,然后一觉睡到了十一点半。

一觉两小时后差不多恢复精力的云落睁开眼,手下意识的往枕头上楼过去,却抓了个空。

微微顿了下,云落叹了口气,光滑的手臂收回被子里。

“小喵。”

轻念着自己宠物的名字,其实他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啊,只是没有几个可以倾注温柔的对象。

撩开眼前一些黑色发丝,他睁大眼睛,望着窗户外院子里那几棵树上的白色小花怔怔出神。

“一切都没了,一切都是新的。”

“抛弃过去所有,全力争夺未来。”

“也许许多年后我会有些后悔的事情把,但是我现在感觉很正确。”

……

云落自言自语的轻声说着,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

“云落,雪月清……”

“前世,今生……”

不知何时,自语的声音消失了,他发呆许久,打开了自己的任务版面。

“万人斩:三天之内,斩杀万人。奖励特殊战甲一套,失败惩罚属性减半,是否领取

。”

“备注:使用热武器,掘河堤,投毒,丢核弹之类的行为无效,这不是警告,这是提醒,你可以自己去花时间来挑战下任务的漏洞。”

“备注:此任务一天内未领取消失。”

云落盯了几秒,默默的接了下来。

高难度、高惩罚,用减去一般属性的失败惩罚来来博取一套未知的战甲,但云落还是赌了。

不管是高风险高回报,还是高风险低回报,现在能接到任务已经是泼天大幸。

人贵在自知,要是这时候哀嚎失败惩罚太重,还怨天尤人那就是在个笑话。

而且,他本来也是准备天天去混战场的,那里可以用无数的人命来锻炼自己战斗杀戮的技艺,效果比什么训练都好,而且还可以刷积分,这个任务只是让他给自己预计定下的任务变重,接下来三天几乎要变成一次对意志与精神的磨练罢了。

“收购一件一口价中买的冷兵器,要求是长柄重兵器。积分不是问题,有意者可以拿兵器到循环战场的青铜门前等待,本人最近三天将不断刷战场。”

云落一条帖子发了出去,从他接下这个任务时,那个战场对他的性质就变了,不再是自我的磨练,而是要逼着自己去疯狂的杀戮刷任务完成度。

不仅是惩罚,还有奖励,那特殊的战甲,有多特殊还不知道,但他相信在这个任务中付出与回报相等,这很可能是随着他表现而决定。

只是三天杀一万人,这对云落来说是个疯狂的挑战,他也不知道能否做到,但如果能有一柄长兵器,哪怕没有正确的使用方法玉简,只是挥舞的杀戮效率也很可能比手里四尺长的战剑更快。

而至于为什么要买一口价里的那些兵器,那是因为上次拍卖时出现一口价的兵器质量都很好。

一柄10点积分的短剑就是锋利无比,他拿来砍人脑袋不用多大力量都没多大阻塞感,虽然还没和其他金属硬碰硬过,但杀了那么多人也没见一点卷刃钝口,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可以称为宝剑了,甚至加上个属于它的传奇都可以位比十大名剑。

而一柄30积分的八面战剑,其耐草程度更是难以想象,以云落几乎十倍于人的身体,拿着砍人、砍刀、砍铠甲,毫无爱惜的一场血战下来硬是玩不出一个崩口,简直可以称为神兵。要是它出现在古代,落在君王武将之类的手里,绝对名留青史。

“月清,你在睡觉么,该吃饭了。”

这时候张雅走了进来,对着云落说着。

“不用了,我不饿,也没胃口。”

自从吃了辟谷丹,他到现在都没有丝毫饿了的感觉,连口渴的感觉都没有。

张雅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爱怜的看着他,似乎有些心疼的神色。

“去循环战场很难受把,杀了那么多人也的确是吃不下饭了,不过不吃饭对身体不好,要不我去给你熬点清粥……”

张雅坐在床边,伸手揉着他脑袋,声音温柔的说着。

云落脸色一抽,他是心灵那么脆弱的人么,不吃饭,只是因为吃了没意义啊。

不过他也想等会回来了吃点东西,看看吃了辟谷丹后吃东西是什么反应。

“好吧,不过我还要去循环战场,大概半个多小时候才回来。”

“额,怎么还去?你也休息下把。”

张雅一脸愕然的看着他,虽然她还不知道他杀人会不会心里难受,但是他是死了一次才出来的啊,死亡的感觉总不会对他几乎没用把。

“任务。”

云落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张雅很聪明的瞬间明白了。

“真羡慕你。”

她顿了一会,轻轻开口。

“你不会羡慕这样的任务的,也没有人能完成。”

云落说着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他一边穿衣一边说着,“三天之内杀人一万,除了我,又有谁能接下来。”

“什么!”

张雅眼睛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这种任务怎么可能完成。”张雅说着又问道又想到了什么,语气稍微平缓的说道,“有失败惩罚么。”

在她看来,这种任务怎么可能完成,但要是没失败惩罚的话,去顺手接一下也关系了。

云落穿着外衣,头也不抬的说道:“有,任务失败属性减半。”

“你疯了?”张雅愣愣的问着。

“不,只是一次赌一次而已,奖励是一件未知的战甲。”

云落说着,脚下出现了一圈白光。

“可你怎么做完任务!一万啊,一天要杀三千多人!”

张雅简直不敢相信,面对这种惩罚下的任务还去接,这简直是疯子才会做的事,因为疯子才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敢干。

毕竟心狠如武安君白起,征战一生屠戮数百万,但那些人也只是因为他下的命令而死,被手下杀死。

没有人,没有人会真的能够亲手杀戮万人的。

哪怕在最高的记录中,世界第一刽子手,苏联内务部的首席行刑员瓦西里·布洛欣,在处决波兰战俘时,他也不过创下的28天杀7000多人的纪录,平均每3分钟枪杀一人,中间不停顿,也不休息,至今无人能破。

不过他用的是手枪,而云落在那处战场里只能用冷兵器,并且要杀的比他多,时间比他短,还不是杀无法反抗的俘虏,是熟悉冷兵器战斗的战士。

但她看的出来云落渴望着变强,他怎么会去做这种事呢。

从真正实力到心理因素影响,这是一个很可能失败的任务,而一旦失败,属性减半,这几乎是让一个大汉变成一个病鬼的差距。

“我先前杀到自己战死能杀五百,耗时半个多小时,按这样的效率我刷它二十次左右就好了,只要不间断太久,时间完全足够。”

云落冷静的说着,他对这种能在那无尽杀戮中将人的意识磨死的计划不以为意,他相信自己能挺过去,因为这对他不仅是任务,也是他给自己的一次意志淬炼。

变强的道路从来都不会永远舒适,所谓的安乐逍遥者,那必定是有别的人有意无意的给你承受了属于你的苦难。就像哪怕是自己赚下亿万家财的富豪,哪怕享受的心安理得,本质也需要下面大量的人劳作来供养你。

只是单纯的让别人给你承受苦难,自己却逃避,总有一天,伴随着不断的前进,越来越大的麻烦降临时,总有一天会没人能再替你挡下。

要么,愿意永远在别人的庇护之下,永远让更高的人给你顶着天空,屈居人下。

要么,就自己去当那最高的人顶着压力,一步步的用各种苦难磨砺,让自身变强,去顶下更大的压力。

这心态无非是个先苦后甜,或者先甜后苦的决断。

虽然在达到无敌之前都有可能最终承受不了崩溃,但是一个享受过许多人没有享受过的安逸,一个是死在最强的路途中。

而云落,是想要变强,是要成为强者的人。

在他心中,强者不仅要有实力,还要有更强的心灵,这样才能面对比自己实力更的强者与超出自己能力的苦难也不畏惧。

说起来很容易,其实很难,难到他现在哪怕经过一世折磨的淬炼后让意志坚韧到不知道什么程度了,也不一定能保证自己做到。

所以需要磨砺,需要淬炼,需要用各种苦难来锻炼心灵,没有忧患时也需要他自己去给自己找些麻烦。

三天杀一万人,这对他来说,他自己并不觉得这是多么绝望的的挑战,只是有可能难了点而已。

也许他会在那尸山血海中沉沦,有可能他会在那无尽的杀戮中疯狂,但最终他会清醒过来。

就像是陷入黑暗的人总会找到光明,找不到了也没什么,只是永远的倒在黑暗中而已,他的心在活着的时候总是在不断的前进着。

而在最后,如果没死,他将得到更进一步的淬炼。

“你真是疯子。”张雅看着他说着。

“谢谢夸奖。”

云落亦如之前那样不引以为耻的说着,消失在了这里。

……

一脚踏入青铜门中,云落看着这和上次一样,却战况不一样的战场也不在意,毕竟十分钟进入的才算一批,这就已经决定了不同时间进入时战场的时间线不同。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轰!

蕴含着杀气的势以一种无形无实质的状态以他为中心释放出来,周围数十米内正在互相交战的士兵身体都是一阵僵硬。

仿佛有种莫名的恐惧瞬间从心中升起,就像是孤身在山中行走时有一只猛虎出现在面前一样,他们思维成了一片空白。

这数十米范围内的士兵一时间都是僵硬的立在原地,靠近点的除了少数人,大多人连正在生死搏杀的战斗都忘了,唯有身处边缘的士兵才能脖子有些僵硬的扭头看向这边,眼神恐惧。

在他展现自己的“势”时,这就是一种心的交锋,没有足够坚韧的心灵或者实力来抵抗者,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在他释放出自己“势”时,如果同时某种附加的东西一起释放,这就像是给其添加上了一种属性一般,杀意融入这无属性的“势”的威压后,就像是进入被一个催化器转化了一般,令他们对死亡的恐惧疯狂放大。

“来吧,庆祝这场屠杀。”

随手将风衣脱下扔掉,云落大步向前,战剑伴随着金属摩擦的声音抽出。

……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位置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电话多少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贵吗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联系电话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评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