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宁信息网 > 游戏

花神问情记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爱恨纠葛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8:56

花神问情记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爱恨纠葛

想到那天晚上,凄风苦雨,惊雷不断,牡丹匆匆赶回了归无山,却在树林里亲眼目睹自己父母遭那些忘恩负义之人的暗算,双双湮灭而逝,是何等的痛苦与不甘……而也是在那个雨夜,白泽恰好经过凡界归无山,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有些吃惊,略略掐指一算,便明白了发生的一切,可惜眼前之事乃天数所定,浊气生凡尘,凡界仙族大劫至,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便要继续赶路,谁知低头一看,却有些同情那个跪坐在地上、一脸呆滞的女子,于是便下到凡间,给了她一滴紫玉坠子,要她陷入绝境时便来炽烬岛找她……只是白泽绝对没有想到,牡丹那一刻是想自尽的,却没想到被他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自此后便有了后面的爱恨纠葛……

原来一切的因由,都源于此处。我不禁感慨。

到了后来,炽烬岛受神明悲气的侵蚀,变得日渐荒芜,归无山也因凡间浊气渐重,被牡丹用秘法裹住降落到了神界。

牡丹再也没有回过仙凡二界。

而归无山到了神界后,本来受浊气牵引,是要落入万劫之境中的,却不想玄龙后来去了境中,阻止了万劫之境的下沉,就这样,本该落入万劫之境、被红尘浊气吞噬的归无山竟意外落入了神界之南与神界之东的交界处——鸿蒙之角,此后再也没有变动。

自从这件事发生后,牡丹仙子性情大变,不仅面上没了笑容,也逐渐变得寡言少语,不管仙界群仙如何来请她出山献舞,她也无动于衷……渐渐地,仙族也淡忘了这位舞姿清丽的美人……

三年时光一晃而过,尹屾和月芙也在昆仑虚芙煦宫中成亲了,牡丹始终没有跳过一支舞,也没有再去凡界,而在这三年间,她也打听到了白泽的下落,便搬去了炽烬岛长住,很少再回归无山。有些化生得晚的神明并不知晓她从前的事,皆以为她是神界的仙子,而知道这些事的神明因同情她的遭遇,也不再提她的旧事,于是这三年下来,她倒也活得自在,只在岛上与白泽喝茶谈天,偶尔回归无山看看,如此一来却也淡忘了许多伤痛,精神也逐渐好转。

而在这期间,和泽奉九阳之命去了魔界,调查叶湖噬阴兽之事,自然没有见过牡丹,炽烬岛当年就剩了白泽与她一神一仙,倒也乐得清净。

其实早在和泽降生前白泽便有过感应,说他将来会是一位大神通者,此话果真不假。

想当年和泽为了恢复炽烬岛,偷偷跑去东山找九阳,却被九阳派去魔界调查叶湖深底噬阴兽之事,倒也是一番机缘巧合,被湖底的阴煞之气意外一冲,竟打开了他沉睡在元神深处的大神通,拥有了预知的能力,也就是神族常说的卜未者。

此前神族只有一位卜未者——莲湮大师,只可惜后来莲湮大师湮灭在了万劫之境,神族便失了能预知未来的神明,如今又过了几十万年,神族好不容易迎来了新的卜未者,却不想开启神通不久后,便在开启探查叶湖之事时,被魔尊重渊用死煞黑气污染神识,一直不能恢复,这才回了神界。

彼时月芙刚诞下寒隐不久,牡丹便自请去冰雨宫献舞,本来凡界归无山之事后,她便再不起舞的,可如今为了彻查尹屾之事,完成白泽恢复炽烬岛的夙愿,她还是瞒着白泽悄悄去献了舞……也是在那次舞会上,她用倾城的舞姿迷倒了众神,迷倒了尹屾,让刚归来神界不久的和泽一见倾心,为她误了终生,后来和泽为了驱除黑气,一直被九阳封在归无山顶清修,直至青璃来后将紫玉坠托付给她,自己守着旧忆湮灭成灰……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禁有些唏嘘

,原来一切的一切,不过是有意无意梦一场。

梦中有爱,爱中有梦,局中人往往分不清真假,枉把真情当假意。

一切谜底终于有了大概的轮廓,可是,关于尹屾为何会对牡丹做那种事,还有月芙为何会愿意嫁给尹屾,我却是一直不明白。

尹屾不是挚爱月芙么?当时在浮虚宫时便能看出,这绝对不是装能出来的,可他既然这么爱月芙,又怎会在她诞下寒隐之际去找牡丹?况且他也不是好色之神,绝不会这么轻易被外相迷惑,毕竟他生来便是万劫之躯,六界罪邪的实相之体,用外相迷惑众生是他的强项,他又怎会被外相迷惑?说起来,外貌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更别说舞姿能迷住他了,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疑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事也许本身就是个谜,真相我永远也不得而知,虽说是这样,我却清楚的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绝不是是最终的休止符,它只是个开始,不会停止前行,这件事本身就有太多的疑点,它何时开始,冥冥中早有定数,它何时结束,也没有人能知晓。

那条牵引我入梦境的蓝莲古链,正是白泽昔日送与月芙的定情之物,我能想象出他们二位神明,一位伸出手来娇笑低头,一位的深情凝视为对方戴上链子的画面,还真像一对神仙眷侣。

可惜也只能是想象了,因为他们并没有发生,今后也不会了。

轮回有因果,爱恨无实相。

轮回的因果无法改变,爱恨的幻相灰飞烟灭。

一语成谶。

这段旧忆虽然唯美,却终究抵不过时间的瀚海,如今也只剩下这串手链诉说过往,被炽烬岛的荒芜埋葬遗忘。

灿烂的阳光照在蓝色的链子上,投射出宝石一样的光芒,我随着紫雾的牵引回到原处,才发现手中的蓝珠已蒸发不见。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串蓝莲古链了,因为多年以前,炽烬岛成为刑罚之地,岛上便再无蓝莲。

我闭着眼又要沉沉睡去,突然感觉有点不大对劲,我为什么会在炽烬岛上?难道我又在做梦么?万年前的记忆怎会被我重历,如同真实的走过一般?白衣老者说这是第二段旧忆,那之前那段是什么样的?为何我总是想不起来?之前我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何我在梦中看到熟悉情景时,总能立马想出下面发生的事?是出于本能还是被刻意忘了?为何我会忘记这些事呢?

我有些惴惴不安。

北京华博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开车怎么走
北京华博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搭车
北京华博医院的公交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