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宁信息网 > 游戏

【看点】流浪老人(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3:07
摘要:老人被儿媳巫陷偷钱便被媳妇赶出门。 后遇张记者,老人向他倾诉。而后张记者陪她回去跟苟顺解释,而苟顺知道不是娘偷的钱便向娘跪下认错。 儿媳也跪了下来。
1.菜市场,街,外,日
许多行人都浩浩荡荡来市场买菜。
其中,身穿破衣,蓬头垢面,面黄肌肉的老人,她在捡烂菜叶及烂水果。
行人一一从她面前走过,没人关注她这个低层人物。
张记者看在眼里,便走过去。

2.菜市场,摊上,外,日
张记者帮她去捡菜叶。
老太婆:谢谢啊(抬头望向张记者)
张记者:老人家你咋流落街头呀?儿女呢?他们咋不管你呀?
老太婆一句不说,眼眶湿润低头。
张记者:来,跟我走。(拉上她走了)

.公园亭,内,日
张记者:坐。
老太婆:哎。(坐在长椅上)
张记者从怀中拿出日记本和笔。
张记者:说吧,老人家有啥苦衷说出来。
老太婆:我呀,有家不能回啊,就从我儿子说起……

4.(闪回)屋院,外,日
老人正在扫院子。
媳妇从里屋走出来:老太婆把衣服给我洗了。(说完返进屋)
老太婆放下扫帚,将脏衣服放进木盆走出院子。

5.河边,外,日
老太婆放下木盆,将脏衣服拿出来洗。

6.屋院,外,日
媳妇正闲着晒太阳,嘴里还嗑着瓜子。
这时,丈夫回来了。
媳妇看向丈夫:回来了。
丈夫:回来了,咱妈呢?
媳妇:那老太婆去河边洗衣服了。
丈夫:哦。(返进屋)
媳妇:切。(坐凳上继续嗑瓜子)
一会儿,丈夫从里屋出来了,他着急地看向媳妇。
丈夫:媳妇,看到我钱了吗?
媳妇:没呀,咋了?丢了?
丈夫翻过整个衣袋,就没见到钱包。
媳妇:哦,会不会钱包在脏衣服口袋里放着?
丈夫:有可能。(匆匆走出院子)
媳妇继续嗑瓜子。

7.河边,外,日
老太婆在洗裤子时,手碰到硬鼓鼓东西,她手伸进裤兜里拿出一看。
老太婆:钱包怎么在这?(打开皮包一看,一叠百元钞票。)
儿子这时赶过来。
儿子:妈……
老太婆将钱包拉上,回头:哎。
儿子:妈,看到我钱包了吗?
老太婆:看到了,这是你钱包吗?
儿子拿上钱包:我看看(打开一看),是我钱包。(数了数却少了两张钞票,看向老太婆)妈,钱好像少了两张。
老太婆:这怎么可能呀。
儿子:妈,别急,我回去问问翠花。(便匆匆离开)
老太婆:这……咋回事?

8.屋院,外,日
丈夫匆忙赶回来。
翠花:哟,找到钱包了吗?
丈夫:我问你,钱包是不是你动了?
翠花:哟,咋怪我头上了?
丈夫打开钱包:我钱包少了两百,总共一千二的。
翠花:这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你老妈子拿了。
丈夫:别血口喷人,我妈绝不会的。
媳妇:不信算了。去你妈的房里找找不就晓得了。
丈夫:好,我去找。(便进屋)
媳妇翘起嘴皮:切。(继续嗑瓜子)

9.母亲房,内,日
丈夫在柜子里翻找,找了会,他想了下,便看向床上。
于是,他掀被找找。
最后掀开枕头一看,愣住。
他拿上两张钞票发呆。

10.院,外,日
媳妇:妈,回来了。
老太婆:哎,回来了。苟顺呢?
(放下木盆)
媳妇:在里屋。
老太婆:哦。(进屋)
媳妇看她进屋,别过头:有好戏看喽!(继续嗑瓜子)

11.老太婆房,内,日
老太婆进房一看,见柜子里衣服乱透,见儿子坐床上发愣。
老太婆:苟顺,这咋了?
苟顺抹去泪站起来:妈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缺钱跟我说,干嘛不吭声偷钱,你说你,唉!(便走出房)
老太婆:苟顺,我……(望向床枕头下两张钞票发呆)
老太婆:我可没拿啊,苟顺……(拿上钱追出房)

12.屋,院,外,日
儿子气呼呼走出院子。
老太婆从里屋追出来:苟顺,听我说。
媳妇:(看向她手中钱)老太婆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解释。
老太婆:你……(踉跄退后)
媳妇:此屋留不得你,你卷铺走人。
老太婆: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我是不会走的。(手指向媳妇)一定是你诬陷我。
媳妇:老太婆你没凭没据别胡说,我咋会诬陷你,笑死人了。(别过头继续嗑瓜子)
老太婆:好,我走!(返回屋)

1 .房,内,日
老太婆收拾包袱和被子,背上包袱,抱着被子走出房。

14.院,外,日
老太婆从媳妇面前走过。
媳妇:慢走,不送。(继续嗑瓜子)

15.(闪出)公园亭子,内,日
老太婆:就这样,我离开令我心寒的家。(别过头抹去泪)
张记者:哦哦,(手中笔记下来)那这样,你带我去你儿子家,我跟他谈谈。
老太婆:(抬头望向张记者)哎。
张记者:走吧。(扶着她一起走)

16.苟顺屋院,外,日
老太婆转向:就这里,我就不进去了。
张记者:行,我进去。
老太婆在院门外站着,心情沉重。
张记者:(走进院)有人在吗?
苟顺听到,从里屋出来。
苟顺:你是……
张记者:哦,我是张记者,是来调解的。
苟顺:哦,你好,(与张记者握手)你坐。
张记者收回手,便坐矮凳上。
张记者:我想听听你的意思,是原谅你母亲,还是……
苟顺:你见过我妈,她在哪?
张记者:不急,你母亲还好,只是她老人家流落街头捡菜,真让人痛心!
苟顺:是是,都是我的错,不就是钱的事,至于跟我妈闹别扭吗?
张记者:那是,你能这么想通就好,至于你媳妇,得管教。
苟顺:我媳妇咋了?
张记者:是这样的,听你母亲说起,她前天离家出走是为钱的事,而她说自己被冤枉的,我想一定有误会是吧,你想想,你母亲偷了两百块钱,干嘛把两百块藏在枕头下呢?我想定是你媳妇从中作梗。
苟顺:是啊,我咋没想到。(转向)翠花出来。
翠花听到从里屋出来。
翠花:咋了?
苟顺:我问你,是不你把钱偷放娘枕头下。
翠花:我……我……(支吾吾)
苟顺:好啊,你咋这样?
翠花:我错了,钱是我放的。(低下了头)
苟顺:你呀你!(叹气,别过头)
张记者:这不就调解了吗?(转向院外)大娘进来。
老太婆进入院子。
苟顺抬头望向母亲,站起来:妈。(走过去跪下来)
老太婆伸手抚摸儿子大脸蛋:儿啊!(抱着他哭泣)
苟顺:妈,我错怪你了。
张记者相机拍下感人一幕。
翠花走过去也跪下来:妈,儿媳错了。
老太婆抹泪扶起:翠花起来,你们都起来。
苟顺翠花:哎。
张记者:来看相机。
一家三口看向相机。
咔嚓声……
【剧终

共 22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养儿不孝如养狼,养女不孝如养猪。这两句鄂西北民间小调中的唱词,正好切合了剧中情景。然而,剧中的流浪老人并不是儿子不孝给撵出去的,而是不孝儿媳设计陷害给撵出去的。好在是人间自有公道在,张记者无意间碰到了流浪老人,了解了全部实情后,专程去老太婆儿子家调解此事,迫使不孝儿子苟顺和不孝媳妇翠花当面认错,这才有了皆大欢喜的结局。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9-0 -07 16:28:49 在国家早已出台《老人和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的今天,居然还有人虐待老人,把老人撵出去流浪,天理何在?!
建议:作者先不要急着投稿,仔细将已发表的剧本与底稿进行对比,看看原稿的问题在哪里?以后尽量避免不应有的错误。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 2019-0 -07 19:09:09 吸收教导以后会注意宝宝不消化吃什么
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胸肋满闷治疗方法
中风后失语能康复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